办卡地址

东台市东关停车场(东关南路A区-1号)

办卡时间:上午8:30-11:40 下午13:30-17:00

解密永安行共享出行平台:红海中能否突围

  • 新闻来源: 永安公共自行车
  • 发布时间:2019/6/3 9:06:34
  • 点击量:42

虽被冠以A股“共享单车第一股”,但一直以来,永安行(603776.SH)的共享出行业务在公司整体营收的占比一直处于较低的比例,从这一角度看,“共享单车第一股”的名号有些名不副实。但自2018年开始,永安行开始在共享出行方面加大了投入。

5月9日,永安行发布公告称,获得常州市交通局颁发的网约车牌照;在稍早前的4月28日,永安行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首次在财报中提及包括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助力自行车及共享汽车在内的共享出行平台业务,并在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一节中用近半篇幅表达了公司对该项业务的投入与未来看好。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永安行共享出行平台业务2018年收入仅为1036万元,占整体营收的比例约1.22%,毛利率仅有4.03%,远低于系统销售业务及系统运营服务业务的33.19%及29.53%的毛利率。这也意味着,若永安行选择加大共享出行平台业务的占比,或许将导致公司整体毛利率下挫。

从2015年开始,经历了网约车补贴大战、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众多共享单车企业倒闭之后,共享出行行业已进入相对稳定的行业周期。永安行告诉记者,将通过提高运营效率,提高共享出行平台的收入,但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及助力自行车的骑行次数对公司而言并没有太大意义,对于新入局的网约车,永安行称有自己的独特优势,此外未做过多阐述。

传统公共自行车“乏力”

数据显示,2018年,永安行实现营业收入约8.45亿元,同比下降约19.87%,其中,作为营收占比曾达近三成的系统销售业务收入同比下降约66.25%。

对于系统销售业务,永安行在年报中解释为包括政府付费投资、运营的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业务。对于该业务收入下降,永安行在财报中解释称,主要系 2018 年度系统销售项目同比减少所致。

在这背后,也透露出传统公共自行车行业已不复曾经的高速增长。

一方面共享单车行业近年来的快速扩张,相比于传统的有桩公共自行车,随停随取的便捷性,以及更适合年轻用户移动支付习惯的特点,使得共享单车在不到3年时间里在国内的大部分城市落地生根。

据第三方数据机构艾媒咨询于2018年12月发布的《艾媒报告|2018中国共享单车发展现状专题研究》显示,自2016年开始至今,共享单车行业的用户规模从约0.28亿人增长至2018年的2.35亿人,且始终保持两位数以上的年均增长率。

在南通市街头,一位当地传统公共自行车的运维人员告诉记者,传统公共自行车的用户主要为老年人,虽然近期加入了手机扫码骑车的功能,但年轻用户所占比例仍然不多。

另一方面,传统公共自行车多采取PPP模式,或者由政府进行采购并提供服务的方式,这也增加了政府方面的财政支出。

以南通为例,记者了解到,该市曾一度只有公共自行车,并拒绝引入共享单车,ofo曾于2017年4月曾试图在南通投放,但马上被南通市城管局约谈,随即撤出了南通。但时间来到2018年下半年,南通宣布通过招标的方式引入共享单车,包括永安行、哈啰、摩拜等企业均参与竞标。

“传统公共自行车未来的发展将会融合共享单车的模式,这会是趋势。”南通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这样对记者说道。

对此,永安行方面向记者表示,目前尚无明确的证据显示有桩公共自行车行业面临萎缩,从全球来看,有桩公共自行车系统方兴未艾,蓬勃发展,其良好的防盗性及停车规范性受到多数城市的青睐,市场潜力巨大。

共享单车还是公共自行车?

然而,永安行在财报中一方面宣称,共享单车的冲击接近尾声,但又开始布局共享出行平台业务。

据悉,永安行的共享出行业务,主要包括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助力自行车和共享汽车。

记者观察到,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其产品形态相当于在普通共享单车的基础上加设一个简易的固定车桩,以期规范用户的停放行为。停放时,用户将前车轮卡入固定设施内即可,但记者在街头看到,依然有数量永安行的有桩共享单车及助力自行车被随意停放在车桩周围。永安行方面也表示,没有采取强制停车入桩的措施,是为了应对车桩不足、交通高峰期等特殊情况。

而在收费方面,在南通、常州等城市,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助力自行车均采取App扫码开锁,关锁结算,其中新一代公共自行车收费为1元/30分钟,助力自行车收费为2元/30分钟。

令人玩味的是,对于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助力自行车,南通市政府于2018年通过招标的方式引入,且在招标文件中,明确表示目的是为当地提供共享单车服务,此外,其他一些共享单车公司的从业者也将永安行的这一“新形态产品”称为共享单车;然而,永安行却坚持认为非共享单车范畴,仍是公共自行车。

但与此同时,在年报中,永安行却将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和助力自行车归属于共享出行平台业务中,而非自主运营公共自行车的系统运营服务业务中。体现在财务报表上,永安行却将共享出行平台业务的长期资产按照传统公共自行车的折旧标准来做处理。

上述共享单车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共享单车的使用寿命通常在2~3年之间。此外,参照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和北京市交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于2017年9月发布的《共享自行车系统技术服务规范》,其中规定共享单车的使用年限上限为3年;而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则在2017年7月发布共享自行车团体标准,其中规定,共享单车使用时间达到3年将被强制报废。而在南通市政府去年招标引入共享单车时,亦指明了服务年限为3年。

记者看到,永安行2018年报中,在计算共享出行设备(自行车和助力车)的折旧费用时,却采用了5年时间作为折旧年限。如此一来,相比于共享单车行业3年强制报废的规定,可降低永安行利润表中的折旧费用,尤其是初期的折旧费用,进而可提高利润表中的经营利润。

永安行方面告诉记者,新一代公共自行车按公共自行车的相关标准设计,根据标准规定,按5年折旧。而之所以将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及助力自行车归于共享出行平台业务,一方面是看好这两类产品及服务的前景,另一方面则是用户使用这两类产品服务,都须通过永安行App进行扫码开锁、结算等,与共享汽车都在同一个出行平台,可一站式解决用户的出行需求。

骑行次数之谜

永安行的共享出行平台业务却只有约4%的毛利率,其传统的系统销售业务、系统运营服务业务在2018年毛利率则分别高达33.19%和29.53%。这也意味着,若共享出行平台业务将来在永安行整体的比重增加,或将拉低公司的毛利率,压缩利润空间。

对此,永安行方面称,毛利率未来仍存在发生变化的可能性,通过提高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及助力自行车的骑行次数、共享汽车的使用次数,可以提高收入,进而影响利润空间。

据记者了解,与摩拜、哈啰、滴滴等共享单车企业不同,永安行的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及助力自行车,基本没有开展过发放用户红包补贴这样的市场推广活动,这就意味着,骑行次数越多、收入越高。

记者从常州市政府方面了解到,在常州,永安行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和助力自行车的骑行次数平均约为4次。永安行的一位企宣人员告诉记者,若将范围由常州、南通等苏南地区拓展至目前已进驻的20多座城市,骑行次数大约将被稀释至2次左右。

记者4月中旬在南通市万达广场前的一处永安行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和助力自行车停放点位看到,此处约有60余辆车,在下午5时40分许至6时10分许的下班高峰期内,仅有7人前来使用车辆,其中4人取用助力自行车,3人前来还车。

此外,在4月中旬,一位永安行的常州运维人员告诉记者,永安行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和助力自行车的骑行次数平均实则仅有大约2次。“市中心的骑行次数会多一些,但是其他地方就比较低了,这儿的一些车子经常一放放一天。”该运维人员指着位于永安行总部所在的常州市汉江路对面的一处永安行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和助力自行车停放点位上的车辆这样说道。

而永安行方面告诉记者,在高峰时段,骑行次数可达6次。综上所述,各方提供的数据差异明显,这也为其真实的骑行次数水平打上了问号。

对此,永安行方面却表示,骑行次数不在公司的考核范围内,对公司没有太大意义,最重要的是收入。

但这一说法与前文中“提高骑行次数可增加收入、影响利润空间”的表态似乎前后矛盾。

对此,永安行方面解释称,公司关注的是每辆车每天的收入,而且新一代公共自行车及助力自行车在不同的城市有不同的收费标准,“有的城市的收费标准是30分钟收费2元,有的城市是20分钟收2元,而且借还率还受天气、节假日因素影响,每个月的数据都在变化,所以骑行次数并不能完全代表收入水平。”